思念留守亲人、操办婚宴寿宴、决定回家就业……

春节尚早 返乡先热

——农民工提前返乡背后的选择之变

《工人日报》(2018年12月06日 05版)本报记者 刘 旭
分享到:
   

12月3日,离过年还有两个多月,可人流如织的返乡大军已经出现,沈阳北站南广场出现许多扛着沉重行李的农民工,杨大江夫妇就在其中。

夫妻俩在沈阳市浑南区某建筑工地上做瓦工和炊事员,室外温度低,工地冬季停工,租房到期,两人结了工资后,早早返回四川遂宁射洪县农村老家,家里还有80多岁的父母和俩孩子,女儿读高三、儿子读初三。

连日来,《工人日报》记者采访了来辽宁打工的外地农民工和辽宁籍到外地打工的农民工发现,过年尚早,返乡已热。在观念转变、政策引导下,无论是钱赚够了想多陪家人,还是活少早回家找短期岗,农民工越来越自主地选择更适合的工作方式及地点。

“自从打了工,家乡就只有冬季”

16时16分,沈阳北站出发开往成都的K388列车上,杨大江和妻子坐在座位上看手机。他告诉记者在遂宁火车站下车后,要中转两次公共汽车才能到他家的村子。

“自从打了工,家乡就只有冬季。”45岁的杨大江说。家里兄弟三个,只有十亩地,三代十几口人,指望土地过好日子不现实。三兄弟二十几岁就带着媳妇外出打工,这么多年,俩老人带着五个孩子在农村生活。由于路途远,只有每年春节前后才回老家。杨大江的记忆里,家乡只有湿冷的空气、穿棉服的儿女,三天两头的视频电话也解不了他想家、想孩子之苦。

“今年拿回家11万元,赚够了,俩孩子一个中考、一个高考,正赶上坎,早点回去陪孩子。”杨大江指着车厢连接处大小四个包裹,里面有带着给父母的海参、榛蘑,给大女儿的笔记本电脑和小儿子的电子词典。列车在大地上奔跑,杨大江有些坐立不安,总是念叨家乡的一切,媳妇骂他“就这点出息”,还有38个小时才到家,心却飞回去了。

K388次列车途经辽宁、河北、河南、四川四省,停靠34个站点,是来沈阳打工农民工乘坐最多的列车。在这趟车中,像杨大江这样提前返乡的农民工有很多,回家团聚的心情是急迫的,与杨大江夫妇钱赚够了想回家多陪家人不同,相邻车厢的张俊明心里想的则是活少早回家找短期岗。

张俊明来沈阳打工12年,感叹城里的机会越来越少,钱不好赚。往年冬季停工后,张俊明还会跑去鲁园零工市场做专业防水、洗地暖、疏通下水道等零活,3个月还能赚回1万元。今年从10月底等到前天都没“开张”,打听到河北邢台农村老家附近新开了纸管厂,招临时工。既然没活儿,每天床位费、水电费、三餐加上交通费等花销一样不少,还不如回到老家碰碰运气,没准能找到短期岗位。

提前返乡,有自愿有无奈

记者采访发现整辆列车上,提前返乡的45岁以上中年农民工较多,青年农民工则很少,同样的状况发生在工地和工厂里。

位于沈阳大东区的一家建筑安装工程公司共有劳务派遣农民工300余人。工地停工后,公司表示可以推荐临时岗位,约有250人表示要返回老家,其中,中年人占九成。位于沈阳市苏家屯区的一家服装加工企业遇到同样状况,年底订单少了,农民工的计件工资发的少,许多中年农民工请假早点回老家……这些中年人给出的理由排名前二的分别是早点回家陪孩子,参加或举办宴席。

“钱赚到啥时候是个头,孩子学习咋样都是听她奶奶说,报喜不报忧,上个月把同学打了,老师告状到我这才知道。别钱赚了,孩子学坏了,得不偿失。电视里留守儿童问题多,能早回去陪他就早回去,要不大了更管不了。”“冬季农闲,除了婚宴,孩子满月、老人长寿宴等都挺多,俺们农村不像城里份子钱到了就行,人还得去,要不然不给人家面子。今年我二哥家孩子结婚,我得回去帮着操办。”越来越多的农民工转变观念,更加重视孩子教育和亲友往来。

受环保、产业升级等政策大背景影响,从河北返回辽宁阜新彰武县老家的薛帅等农民工心里更多的是无奈。

国庆过后,薛帅就被“撵”回家等复工通知,钢铁厂里的环保一直不达标,被迫停产整顿。等得心烦,他托人脉广的“高工”帮他找工作,直到现在也没动静。前几天,一场喜宴上,遇到去山东、河南打工的老乡发现情况相同。

“被机器换下来,又没合适机会,城里啥都贵,快过年了,索性早点回家。”李其良抱怨到广州某电子零件加工厂打工20年,新上的设备看不懂、学不会,厂里就把他辞退了。不止是李其良一人,随着城市建设放缓、压缩,工地招工也有所缩水,许多没有技能的中年人提前返了乡。

三农扶持政策越来越多,曾宪友等农民工则是自愿提前返回老家的。曾宪友的老家在辽宁绥中县农村,老家物产丰富,白梨、猕猴桃、核桃、对虾、水豆腐……这几年,农产品销量越来越好。他二姐在网络直播平台注册了账号,名叫“绥中白梨姐”,直播农产品采摘、运输、保存过程促进销售,一年销售赚了30万元,请曾宪友回家帮忙打理账号,让当保安月薪仅有2000元的他动了心。

无论是自愿还是无奈,记者采访的农民工们均表示,错开“返乡高峰”提前回老家,买票不怕“黄牛”加价,长途有座,也免去了许多辛苦。

没钱赚,何必蹲守大城市

“没钱赚,何必蹲守大城市。”农民工们对待提前返乡的态度很坦然。

辽宁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所长王磊认为,提前返乡折射出打工者由劳动型向技术型转变。另外,新农村改革后,农村的就业机会逐渐增多也吸引了农民工提前返乡。

“农民工外出打工的目的无非是挣钱比在老家更多、更容易,可这两条现在都不存在了”。张俊明认为,现在的大工厂自动化水平高,用人的岗位越来越少,工作越来越不好找,也不是那么稳定。产业升级下,有些工厂关撤了,有些转向了,再过几年没技能的中年人可能在城里无工可打。另外,交了社保,扣除城里高额花销,能实在带回家的钱并不比在家挣的多多少。

“乡镇技能培训多了,留在老家打工的农民工越来越多。”辽宁铁岭凡城惠工综合服务中心工作人员刘艳玲告诉记者,2006年由于城镇化建设,辽宁省铁岭市凡河镇7个村的2万余名农民住上楼房,其中有很多失地没技能的农民到外地找工作。这几年,铁岭市铁岭县凡河镇总工会创办了铁岭凡城惠工综合服务中心,提供电工、电焊等23项技能培训,帮助免费办理职业资格证书。村镇周边开起了许多大工厂,用工需求大,每年都有上百人回乡参加培训后留乡就业。

“带着从城里积累的经验、拓宽的眼界和学到的知识回乡创业、就业,赚钱机率更高。”曾宪友表示,外出打工的农民工都是中青年,家里上有老、下有小,随着年龄增长,干体力活的农民工不仅会更加吃力,而且工资不见涨。国家大力扶持三农,有的地方政府提供补贴,回家卖农产品、开小作坊,同时还能照顾老人和孩子,反而轻松一些。